春夏:她在名利场写诗

文/秦婉

春夏曾经像许多平凡的年轻人那样,在茫茫人海中寻找机会,在意外被翁子光选中主演《踏血寻梅》后,她一跃成为继斯琴高娃、章子怡、周迅、巩俐之后第五位来自内地的香港金像奖影后。

虽然就此落入名利场,但春夏自认是最懒的艺人,她常常在自我与工作之间做着抉择,赢得影后之尊,她只是视为一场对自己的考验,她需要对一切新方向充分的认知和认同,并且做好准备后,才会去尝试,而对于那些握不住的机会,她也并不过多留恋。

她曾说,之所以取“春夏”这个艺名,是因为自己比较“秋冬”。她常常写诗,表达和记录自己的情绪,刘杰称她为诗人,徐浩峰甚至担心她英年早逝。对于这样的演员,我们常常忍不住期待,她能将更多忧伤化为艺术,让我们在大银幕上看到她更多的演出,因为她的敏感,让她在电影里熠熠生辉。可我们却又常常希望,这样可爱多情的少女能永远幸福,拥有更多的可能性。

在属于春夏的“文艺时代”里,文艺是一个美好的词汇,它需要很多知识的积累,也需要发出源自真我的声音。

愿她人如其名,不问秋冬,只见春夏。

入行时没经过专业训练,只能对着镜子练表演

非常道:你之前说过,你进入一个角色会对着镜子练习心理暗示,是不是那些文艺片的角色需要你这样做,但是商业片角色会有别的方式?

春夏:我比较笨,我也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我没有办法很快很迅速地切到频道,或者是导演说现在要怎么样,我就能怎么样,这个事情对我来说可以做到,但没有那么快、那么迅速。我也还是经常会找这种状态,因为我始终相信一件事情是,你心里有没有,观众是能感觉到的,而且我觉得现在观众的观影水平越来越高了,你看他们去看完一个电影发表的影评也好或者是他们的感受,他们跟身边人讨论,你就会发现他们不再只是坐进去看一看消费而已,他们其实对这件事情有很多的讨论度,如果你真的完全只是(表演),没有去思考这个人物的内心的话,其实他们很容易感觉到。

非常道:演完佳梅的时候你说心理暗示,你这种方法是自己训练出来的?还是偷师过?

春夏:其实就是笨,可能你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想要跟角色交流,但是能拿到的素材很有限,就是剧本,剧本就是导演对于这个人物所有的评判了,加上当时我其实在内地,剧组的人是在香港,没有人在我旁边可以为我去讲这个项目的很多东西。那我就每天自己对着镜子练,去尝试跟她沟通,跟她说话,自问自答。这样特别笨,但是在一些项目里可能是有效的,只是时效性会比较长,你要做很多前期准备,拍完之后你也需要一些时间去消化这件事情,可能在有些项目里不适用。

非常道:所以像那样的角色,你会不会走出来的时间会慢一点?

春夏:会。

非常道:商业片的话会不会觉得会好一点容易一点?

春夏:会,我觉得商业片它可能没有太多的空间让你走进去,你更多的是要完成,不是有一句话说吗,完成比完美更重要。首先你得把这个事情做完,然后做及格,你不要因为你个人的情绪、你个人想表达和传达的东西,耽误到整个剧组和所有人拍摄的进度,不可能说这条戏就是我现在找不到这个感觉,我对这个人物的理解不是这样的,我现在就不拍,我就要耗着。很多时候你得承认它作为一个工业来说,很多人在为你负担,不只是你一个人的工作。我现在可能更多在不同的项目里会拿不同的心情去面对,更多去接受和学习,因为毕竟我其实没怎么拍过商业片。

非常道:其实你的经历也是比较特别的,你一开始在内地,然后从香港电影里边走出来,我不知道你在拍香港电影之前你对香港电影有什么样的情结吗?因为好多的人都说你特别有老一辈女港星的韵味。

春夏:我其实对香港电影的印象就是很多很经典的片子,比如说《无间道》啊,比如说像张曼玉啊、钟楚红啊、王祖贤啊,她们演的《倩女幽魂》,那一系列,比如周星驰,当时对内地的观众和内地的年轻人是有非常大影响的。因为当时在整个亚洲来说香港电影是非常非常厉害的,会有影响,但是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去从事这份工作。

非常道:从内地到香港,然后又从香港回到内地拍戏,你会怎么看待你跟香港的这种关系?好像是遇见它,又经过它的感觉?

春夏:我没有特别地去区分内地和香港这件事情,我还是会看剧本本身,或者剧本给到我的空间,然后我喜不喜欢。其实也有很多香港导演或者香港制作班底的剧本会找我,相对来说反而在找我的项目里,香港班底的会偏多,因为毕竟内地观众其实不认识我,就没有那么多的创作者和业内的人看过我演的电影,或者知道你是谁,大家用你可能会有一定的风险和压力,所以我可能得到的表演机会更多是比较偏向那个市场的。

非常道:也是没拿奖的时候接了这个《脱皮爸爸》。

春夏:那个电影是《踏血寻梅》的监制监制的,所以他就找了我。它是很典型的港片,从表演方法到整个所有演员的状态和走位语言台词,就是非常港味,包括你很多话,这句话普通话说好奇怪,你说不出口,但是用粤语说你就会觉得很自然。

非常道:拍那部电影粤语有进步很多吗?

春夏:拍那部戏其实粤语已经退步了,我拍《踏血》的时候是粤语最好的时候,把《踏血》拍完之后就可以很自如地跟人尽情用粤语对话,除了很生僻的单词我不能听懂,大部分都OK。但是当你离开了那个剧组和那个生活环境之后,(粤语水平)就会急剧下降。

得影后更多是考验,心理负担特别重

非常道:你觉得从拿到影后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你现在回头看的话,你觉得获奖对你意味着什么?

春夏:很难讲说它对你意味着什么,这件事情它可能每一天或者每一个阶段都在刷新它对你的价值和意义。因为一件事情发生了,大家会永远拿这个事情去评定你,就像你在这个小学念的小学,你永远在社会上的履历都是我在这个小学念了小学,你不可能去更改这份履历,它对你的影响一定是深远的或者是很漫长的,只是对现在的我来说,它更多就是一种考验和一种工作机会吧。

我确实得到了很多机会,还能继续拍戏,然后我非常的懒惰,在我这种懒惰和懈怠的情况下我还能有工作做,我觉得跟我拿奖是有非常大关系的。我这么懒惰的人如果不是因为拿奖,可能不太会有人不停找我拍戏。

对长远的人生意义来说,真的是一件考验吧,我觉得每个人有的考验是完全负面的,有的考验是需要去看如何应对它,你当时是怎么面对这个奖项的,你之后做了哪些事情。这其实就是你人生一个非常大的路口了,我也经常,包括现在,无数次在回想我到底做错了哪件事情,人一定是这样,我永远都在想,我到底做错了哪件事情,我有没有一件事是做对过的。

非常道:其实你在拿奖之后也安静了一段时间,然后就签了内地的公司,选择这个团队,是因为能给你更多的自由度?

春夏:会,因为我刚拿奖的时候其实不敢签经纪公司,我那个时候其实情绪非常焦灼,我是一个容易想很多的人,这件事情在别人那里压力如果是两分,在我这已经可以到七到八分吧,心理负担特别重。我非常害怕自己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无法去面对自己,然后会反复去思考,所以当时觉得以这样状态的我,无论跟谁在一起工作,都会给对方许多的困扰和压力,对方要为我承担太多东西了,所以就一直拖一直拖一直拖,到最后真的大家能聊的来,有共识了,或者说我能感到对方对我的尊重,才进经纪公司。

我害怕承担责任,拿得住的作品才叫机会

非常道:你现在挑戏还是以你自己的选择为主?

春夏:对,基本上是,因为剧本都是我自己在看,喜不喜欢和你最后会不会去,这件事情还是要你自己做决定。

非常道:这两年来我们觉得你主演的作品还是比较少的。

春夏:我也没演什么。

非常道:有很多就是客串的作品,大家会想,为什么春夏不乘胜追击,或者说是多接一些戏?

春夏:我觉得那是一个人对自己的判断和对价值的判断,每个阶段不同吧,当下我会觉得一个很优秀的作品你让我去充当其中的一部分,我很OK。因为这是非常好的导演非常好的演员,那我去到其中一定是能有所收获的。

我也特别害怕承担责任,可能说的直接一点,我还不能面对一些商业价值,或者是票房,或者很成熟完整的表演,这些东西我都没有,总觉得自己没有做好准备。我有些时候是一个容易过虑的人,翁子光就这样讲我,因为有人会觉得我不自信。然后翁子光说,她不是不自信,她只是太想要做好了,她就会一直拖一直拖,把这件事情确定下来她才可能去做。我就很害怕做不好,然后一直磨了很久的时间,而且我很容易跟自己打架,我没有办法出去面对别人,但现在心理状态就比之前稳定很多,可以开始去尝试拍一些商业片,做一些商业的工作。

非常道:会不会在这个过程中其实你错过了很多很好的机会?

春夏:我觉得不会,因为一定有非常好的片子找过我,我没有演,最后看到别人出来有非常好的成绩,这是常有的事情。第一反应是懊恼了,第二反应会觉得如果是我可能不会出这样的成绩,如果以我当时当日的精神状态和对表演的理解,以及对所有东西的想法,我不能很松驰地去面对这件事情,其实是不会获得好结果的。而且我常觉得机会这件事情给到一个人的时候,你真正拿住了才是给你的机会,你没有拿住之前它都不是给你的,那都不叫失去。它可能本来就是为别人准备的,路过你的时候,那也是对你的一个考验,你如果选择不适合自己的东西,你要负担的东西也非常非常多。

非常道:你之前说过“你需要做演员”,“需要”这个词其实很重,但其实我们看到你又没有很密集地在拍戏,所以是不是说,你虽然是需要做,但也是需要一些自己独自生活的空间在那儿。

春夏:当然,我们需要爱,我们需要爱情,但我们不会无时无刻去要求我们一定每天都要被这件事情填满,反而如果你很重视它,你很想做好,你心里有许多的压力和负担,或者说是抱负吧,你要对他负责的话,那一定是质量大过数量的,我还是希望或者期待自己人生的整个履历上没有那么多让我后悔和难过的事情。

非常道:也很难。

春夏:很难,但是就一点一点来,尽力而为。如果一件事情你明明可以做得更好,你没有做,那你之后就很难说服自己,你再想到的时候一定会非常难过的。

非常道:你现在会无缝对接进入下一个剧组吗?

春夏:我其实从来没有过,我从来没有过“无缝对接”这件事情,我是我们全公司或者是我认为所有艺人中最懒最懒的。我有一段时间一年没有拍戏吧,而且是在拿奖之后,别人都问你拍的上一个戏是什么,我说《刀背藏身》,他们说怎么还是《刀背藏身》,不是拍很久了吗?我说就是这个啊,反正我也出了许多的状况。

老板说我是最不努力的女艺人

非常道:因为你也不参加一些真人秀。

春夏:我今年会努力的。

非常道:你也很少去参加一些宣传等等的,大众对春夏有一种疏离感,是有一些距离感的,是你自己的一个选择吗?

春夏:我没有刻意营造,我觉得是每个阶段是你自己的需求吧。如果你自己没有准备好,你面对综艺节目也好,更商业的影视作品和更商业的活动广告,这些如果在你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你去了,你其实不能为对方负责。你接一部代言接一部影视剧,但你不具备任何的基础条件,你做完是做完了,但是后面会有无数的事情要有人去收场,你也要买单的,这个片子上映了好不好你也要买单。不是说当下结束了就真的结束了,我一直在调试,包括因为我没有学过表演,加上我没有一个非常成熟的面对很多问题的心态,所以我花了一些时间去让自己变的更适合工作吧,会跟自己打架什么的,我的时间都花在这些上面了,也不是完全不后悔,但我觉得它应该是值得的,从我长远的人生整个漫长的路程和对我自己的认可来说。

非常道:那你觉得你现在修炼到多少分了?

春夏:没有及格吧,因为我还是会拒绝很多工作,看跟谁比,我那天跟我老板说我很努力啊,我老板说你一点也不努力,他说我真正见过努力的女艺人的样子,所以你是她们中间最不努力的,然后我就嗯,好吧。 

我确实很矫情,沟通欲望很强烈

非常道:你面对媒体采访,会流露出你百分之多少的真实?

春夏:我其实没有太过于掩藏或者是刻意要怎样,因为采访提纲一定是会发来看的,但是其实我不会真的跟工作人员对问题的,我也不会认真到每个问题我要怎么回答,我会想一些就是可能大概的方向,我会觉得,即时的反应是你真正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包括我平时如果做杂志类的采访,我非常认真,但是可能没什么人在看,可能最后它由别人转述出来的。但我是很愿意跟人沟通的,因为我的工作量,我一直没有密集工作过,我跟媒体沟通的时候,会尽可能传达我想要表达的东西,然后我想要跟他说的话,我沟通欲望其实挺强烈的。包括我有一些时候会很喜欢发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因为你一定是有表达欲的,渴望与人沟通和说话交流,只是可能大家站的角度或者是看事情的位置不一样,然后别人会觉得在这件事情上你有隐瞒,会觉得你没有诚实的回答,或者说别人对你的了解只能理解到这里吧。

非常道:你经常会在社交媒体发一些自己的表达一些自己的情绪等等的,这种东西虽然说我们不可能百分之百的去解读它,但好像还是有点危险的。

春夏:对,我经常被人解读,我看到了,其实我挺认真的,我写的东西一定是有一些什么事情或者一些风景,一个画面触动到我了我才去写的。但它不代表具体的意义和事件,我无法向任何看到的人解释这件事情。

我之前看人说过,如果我们写的所有东西,要向每一个看的人解释清楚这件事情到底背后代表什么,那它其实就失去它的意义和魅力了。我写这件事情,我是需要在其中找到我的享受和快感,以及我在传达我理解的美和价值。如果我真的写一句话说“我今天好饿啊”,在后面打一个括号我有吃早餐中餐,我只是现在没有吃晚餐而已,那这句话的意义在哪儿呢?我说这句话是我个人想的,因为我没有觉得我的传达和我的传播是在塑造或者营造什么,但我经常看到有人解读说觉得我精神状态有问题,或者说觉得我太矫情了,但我不太在意这件事情,因为我就是想要那样做,那一刻就很想要发那个东西,或者我非常想与人分享我这一刻看到夕阳的感受,我就一定要发出来。

非常道:你不怕别人说你矫情?

春夏:我就确实是很矫情,我觉得我在我认识的人中,真的在矫情上是挺明显的。

非常道:因为你知道其实很多艺人已经不在微博上公开去发一些真正自己情绪的东西,毕竟大家面对这个环境,都会对自己有一种保护。

春夏:我可能没有真正面对过公众的压力吧,可能很多艺人是因为他们的知名度或者是他们的作品量在那儿,他要面对和负责的东西太多了。我可能还是因为身上背负的东西少,或者也没有那么成熟和稳定,我的情绪经常会有一些波动,所以还比较自如。如果真的到了一个我也需要为很多的事情买单和负责的情况,那我估计可能经纪公司会做干预吧,但现在没有,现在就还挺自在,就是我想做什么(都可以),除非我做了很敏感的事情,他们就会发信息和我说,你可不可以删掉,或者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这样了之类的。

非常道:所以删掉的都是比较敏感的。

春夏:不是,其实很少是因为(敏感),我基本上是因为,我有时候自己去看的时候我觉得这件事情,我已经不想跟别人说了,或者我觉得这句话好像写的没有那么好,或者已经不再这样理解这个事物了,或者我觉得太多了,来看的人会不会觉得很烦,没有办法看到最下面,我就会把它删掉。

非常道:这真的是其实一个很普通人的状态,我们每个人都会这样。

春夏:对啊。

非常道:你和你的粉丝是怎么相处的?

春夏:我没有太把他们当粉丝,比较像网友。我们偶尔会聊天,互相会分享一些表情包,他们跟我说他们的工作,他们现在在做实验,实验室搞砸了,今天要去上班了,然后开始考大学了,要考英语了,会分享一些小的(事情)。我也会跟他们聊天。

我可能比较悲观吧,我觉得粉丝这个事情就是,他能喜欢我非常开心,但是我很明白你不可能永远陪伴我,我也不会永远陪伴在你的成长过程中,我们如果能一起走一段路,那肯定是很好的一件事情,已经非常有缘分了,我尽可能做到在你喜欢我的每一天里,我都没有做让你们觉得不好的事情。 

文艺其实是美好的词汇,我只是比较浪漫

非常道:你很喜欢写诗,这件事情是怎么培养的或者是什么东西触发你开始?

春夏:不能算诗吧,其实就是写着玩的,会有一些小的句子和那句话在你心中,但你又不想为了这一句话写很长的文章。那个画面你想要表达,我会觉得一两句也没有关系,而且我觉得写诗是一个自己对生活还有一些小浪漫的表现吧,会觉得年轻人写诗是很正常的。

非常道:其实很少。

春夏:真的吗?

非常道:其实挺少,我记得我那次采访刘杰导演,他就说春夏啊,春夏是一个诗人,这可能是我挺早之前对于春夏的一个认识。

春夏:因为有一次他要把我写的一个东西念给别人听,我很羞耻,我觉得很羞愧,然后我不敢,我就把那个东西删掉了。

非常道:我上次见到你是去资料馆看那个电影。

春夏:对。

非常道:所以你经常会参加这种文艺青年的活动吗?

春夏:也不算是文艺青年的活动,这部电影有朋友叫我,或者我真的感兴趣想看,因为当时其实票也挺难买的,而且我看了几场,但看的可能不多,我前两天去看的《大佛普拉斯》,在尤伦斯,尽可能去看一下现在观众在看什么,那么受到赞扬的作品,我也想了解优秀的电影人在做什么。

非常道:你对文艺是怎么理解的?

春夏:文艺啊,之前有人问过我,你觉得自己文不文艺,我不太敢说文艺,因为我其实文化水平不是很高,我会觉得这是一个需要极大的知识积累,或者是学历或者是阅读量的事情。我觉得我没有念过很多书,或者有很大的文化积淀,我只是非常愿意与人沟通和表达,在一些方面。文艺其实本来是一个非常积极和优秀的词汇,只是可能在社会环境的影响下变的有一些调侃和负面的作用,但我还是觉得文艺工作者是一个非常美好的词汇。

非常道:你觉得自己干过最文艺的事情是什么?

春夏:不知道,我好像没有干过什么特别文艺的事情,但我经常做一些我自己会觉得比较浪漫的事情。比如谈恋爱的时候会有一些比较疯狂冲动的举动,然后真的喜欢一件事情会想要跟人分享之类的。我之前很喜欢一个作家叫双雪涛,有一次商业活动之后,当时正好需要发一个微博,在那个活动上做一个小游戏,我就很想说这本书真的很好看,因为我看完了,我很想把它分享给别人,那我可能就会跟粉丝说,如果你们能猜的出这件事情是什么的话,我可以送一本书,然后真的就很多人参与,他们其实对这件事情的积极性还是挺高的,他们真的有人看完了,然后说很喜欢这本书,或者有人说这真的是我第一次收到这样的礼物,他觉得很好。我觉得这是一种分享的心情吧,我真的喜欢,分享给你,我觉得这件事情不能说文艺吧,但偶尔会觉得还挺好的。

演员的幸福感是相对的,总有人怕我突然死掉

非常道:我上次看你上节目的时候说,受到暴击是不是应该感激,那次的话打动很多网友,有人觉得受了暴击之后我就懂事了,我就漠然了,但是你似乎是做到了,你既向懂事的方向去发展一点,但是你又保持着你自己的这种真性情。

春夏:我觉得大家会有感受,恰恰也是因为我还真的是个普通人,我跟大家的心路历程和对这件事情得到的体会,和在这件事情里面的认知,是差不多的。那我受到暴击之后,真的是需要时间,可能当下你觉得很痛苦,可能时间过去了,痛苦长期存在于情绪和记忆中,你慢慢会明白它可能不起到完全良好的作用,那会有一小部分的痛苦转化为一种力量也好,动力也好,或者你会跟自己和解也好,就是去沟通之后把它变成另外一种武装。

非常道:你也说过,把悲伤化为艺术。其实我们都知道演员是很残酷的职业。出于一个女孩对女孩的喜欢,我特别希望你可以永远都幸福,永远都不会受到伤害,但是如果作为一个影迷,我会很残忍地想,你应该去受一些伤害,才会有一些敏感的东西出来,这样可能才会带来更好的表演,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春夏:我没有在刻意让自己过得幸福或者是不幸福,但可能年纪很小的时候,比较中二的时期,比较热血的时候,是会在人生中刻意追求过不幸福这件事情的,但并不是为了做演员,就是可能年纪很小的时候,青春期,或者就是中二,我觉得那是你对人生的一个阶段性理解。

我也跟一个演员聊过这件事情,那个演员当时在说幸福感的问题,他问我,作为演员到底有没有幸福感,什么是幸福感,我跟他聊的时候,我觉得幸福感是一个角度,不管你今天是悲伤还是难过,这也是一个角度,就是当他被家人保护得很好,他觉得他好幸福,这是一个角度,但在我的角度,会觉得你完全没有自己的生活,你从来没有真正走出过这个世界,去看外面的样子,你被保护得太好了,这又是一种角度。我觉得这就是一个角度问题,作为演员的悲伤和难过,他也是一个角度问题,面对角色也好面对生活也好,所以我觉得没有人会真正完全的幸福和难过。

非常道:这种敏感好像就是来源一种天赋,之前徐浩峰导演说了一句很严重的话,说特别怕春夏会英年早逝。

春夏:有人跟我讲过同样的话,另外一个导演。

非常道:谁?

春夏:也是在片场的时候,那天我拍了场哭戏,他跟我聊,他说,你都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跟你讲过,我常常怕你,突然就死掉了,然后我说,有人说过同样的话,就是徐导演,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给别人这个感觉,但我其实常常也觉得我对自己也有这样的预判。

非常道:为什么会有这种预判呢?

春夏:不知道,就感觉吧,比较悲观的感觉,但我现在变的稍微好一些了。

非常道:之前有人问你最想演什么样的角色,你说想跟自己反差大一点的,不知道你之后有没有找到这样的角色?

春夏:我已经开始尝试拍商业片了,大家对我的认识可能比较片面化吧,因为毕竟作为艺人,你能呈现的东西是有限的,大家觉得我会比较负面,比较忧郁或者比较低沉。但其实我现在试图去尝试演一些轻快的喜剧或者爱情的戏,因为我也想让自己去做一些不一样的尝试,让别人看到更多东西,哪怕说这个尝试可能是失败的,但我觉得起码我做了一件我原先做不到的事情。

非常道:新片好像也是一部喜剧。

春夏:我们每天在片场拍的时候,都笑得蛮开心的,不知道观众会不会笑,如果我们笑得很开心,观众不笑,那就很尴尬了,我们可能之后就要调整做得更好。

但我觉得,诚意之作吧,大家都做了很多的努力去尝试了自己原先完全不擅长的领域,我相信会有好的结果和回报。 

90后小花的比较都来自外界,我做不到不停争抢

非常道:你和周冬雨之前也一起合作拍过杂志,大家都属于这种年轻的,会演戏的影后级的女演员,会不会有一些比较或有一些竞争的感觉?

春夏:我觉得比较这件事情不来自于你自己的心,基本都是外界给你的。大家在拿你比较,营销号或者是其他人、观众他们在比较,但你们其实现实生活中,因为她们可能是朋友,我跟她们见面时间很少,就是大家一起拍过杂志。

在我这里,永远比较都不来自于我的心,永远都是别人在比,你只是会看到结果,而且其实常常,我觉得行业内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信息不对等吧。作为观众和普通的粉丝,和作为从业人员,得到的信息和明白这件事情中背后意味着什么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不太在意这样的比较。

而且,我在欣赏其他人的同时,也不会完全否定自己的价值。我觉得大家是不同的女演员。时代在这里,大家都是年轻且优秀的,谁也不掩盖谁的光环。

非常道:所以你其实对于名利没有那么多向往。

春夏:我觉得正常人一定对名利都是有向往的,但它有一个健康和正常的范围,那我会在这个范围内做到最好吧,尽力。

非常道:你没想过在90后小花里面算是一个什么样位置,或者想做到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春夏:没有,因为我不是一个奋斗和功利(的人),或者不能说功利,就是那种有进取心的人。我是一个比较容易掉下来的人,我不太容易被一直挂在那,不停想去争去抢,那个东西我做不到。我很羡慕别人,能拥有那种斗志和拼搏力,但我那个(能力)很有限,在一些事情上有,但大部分状态下我是没有那个东西的。

【文艺时代】

 逆风而行
 聚焦流量时代的精神“新精英”。
     2018非常道·第二季

栏目介绍

监制:小鱼
策划:斌斌
编导/采访:秦婉
美术:管键铭
后期:董晓龙
专题设计制作:第十天工作室
       尤坤 宋斌彬 吴婷


艺人统筹:小贝 许可
渠道推广:钟小宝 王晔
     许可鑫 隋晓萌
摄影:张沫 段仁虎
摄像:李征 戴玮 廖强
出品:凤凰网娱乐

合作伙伴
正在加载...
迅雷棋牌 申博360官网 电子游戏机生产厂 银河正网 必赢亚洲娱乐在线官方网
决胜德州扑克规则 利来博彩通 申博官网下载 跑男之娱乐天王 皇冠足球投注皇冠
鸿运博彩 pc蛋蛋微信下注 tt备用网址tt娱乐城 太阳城集团直营网 恒和国际娱乐城
菲律宾娱乐客服中心 海上皇宫娱乐城真人百家乐软件 菲律宾申博网上娱乐登入 常州钱柜娱乐城 申博充值直营网